怀化电务段新化南高铁通信工区:“埃菲尔铁塔”的守塔人

2018-11-21 11:00 来源:文库小说网

怀化电务段新化南高铁通信工区:“埃菲尔铁塔”的守塔人

  从行业看,石油煤炭制品、化学、批发等行业股票领涨;建筑业、纸浆和纸、陆运等行业股票跌幅居前。

怀化电务段新化南高铁通信工区:“埃菲尔铁塔”的守塔人

人民网长沙3月8日电一座座铁塔高耸入云,接力传递着无线信号,指挥着动车高速飞驰。

一个个脸庞稚嫩认真,守护着旅客安全,诉说着快乐无悔的青春。

这群90后守塔人亲切地称铁塔为“埃菲尔铁塔”,他们说,埃菲尔铁塔的寓意是“无论你在哪里,无论何时,我一直在守候”,这很真切地道出他们与铁塔的关系。近日,走进怀化电务段新化南高铁通信工区,探秘这群平均年龄25岁的守塔人。01:00,胡亮正在背着测试包在离铁塔20米处的地方反复测试,他不时地用对讲机联系塔上作业人员:“测试场强较弱,请重新调试。

”“收到,收到!李祚,把尖嘴钳给我。

”工长陈超半个身子倾斜在铁塔外部,他一边与塔下的测试人员联系,一边请求作业配合人员递给自己工具以便对天线的俯仰角进行调试。只见李祚背着装有扳手、锤子的工具包,稳稳地往上爬,随后把安全带勾在铁塔上,确认安全后将工具递给陈超。包保干部罗道文告诉记者,现在他们正通过调整铁塔上天线的俯仰角、方位角等无线设备以实现GSM-R网络优化,由于凌晨高铁不运行,所以这些作业必须要在凌晨上塔进行,作业强度大,危险程度高。几番调试与核对后,数值达到最优,三人快速下塔、清点工具,井然有序,丝毫不费劲。“爬塔是我们的“家常便饭”,我们管内有24座塔,一年最少也要爬塔50余次,最高的塔有55米,相当于18层楼高,站在上面可以吹吹风,然后观赏高铁飞驰而过的美景,很惬意。”陈超幽默地说。幽默背后是辛酸的付出。很难想象这群身手敏捷的90后小伙子以前有爬塔恐惧症。“一开始我真有些害怕,爬个35米的塔要1个小时,上塔后也是战战兢兢的,越往上,越能够感受到铁塔的摇晃,第一次上塔下塔我花了将近两小时,全身酸软。”陈超说。李祚也回忆:“过去,我爬到一半的时候,心跳就加快,手心还出汗。”为了克服恐惧,他们主动请缨要求上塔更换铁塔视频,这是爬塔中较艰巨的任务,他们要在铁塔上加装滑轮,把重达50多斤的云台整个拉上去。一般云台都安装在铁塔三分之二的位置上,有的云台安装位置最高达到30多米,下面拉的人要小心翼翼,上面干活的人更是又累又害怕,稍微挪动身子,铁塔就会摇晃,且每次一干就是2个多小时。有了那次经历后,他们慢慢爱上了这份危险的工作。每年春夏时节,正是鸟和马蜂筑巢做窝的时节。由于铁路沿线少有树木,鸟儿们和马蜂们就选择高度合适又有支撑点的铁塔筑巢。“鸟和蜜蜂在铁塔上筑窝,不管是对设备还是绝缘都不好,会影响动车的运行安全。这时,我们大家都会争着抢着干端掉鸟窝蜂窝的活儿。”陈超回忆自己第一次掏马蜂窝:“很紧张,很刺激,几乎全身汗湿了,很有意思。”李祚说:“我第一次看到一窝小鸟叽叽喳喳的叫不停时,觉得他们十分可爱,我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摘下来装在工具袋里,然后放到树下,超开心。”4时许,回来的路上,零星的灯火已熄灭,汽车经过时偶尔能听到几声犬吠,只有这座“埃菲尔铁塔”巍然屹立在小山坡上,这群守塔人的头灯一闪一闪,仿佛诉说着:我比星光更闪亮,我们是快乐的守塔人!(曾鹃向芳彬)(责编:曾璐、罗帅)。

(责任编辑:原创 )